黑框眼镜_炽地

文和图|时音时|凛姬|礼猿礼|维勇|月金|晴灼|叶黄|

© 黑框眼镜_炽地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情人节01】玫瑰奶茶

玫瑰奶茶


*原著向奶茶系列,2.14情人节贺

*已交往设定,甜虐甜HE

*ooc,话说这个好像不能叫叶黄only了,双花出没,注意避雷?


我们都等待着用手中的玫瑰传达爱意,还有那已经融化在言语中的甜腻。


两年前的情人节,叶修和黄少天去过一次音乐会,那时他们都已经退役,但还远远没被荣耀的粉丝或是记者遗忘。

那一天剑圣大大穿着和几年前去那个小小网吧时一样的连帽衫,带着大大的墨镜,很是显眼。不过好在也没有记者会觉得两位几乎把青春全数奉献给荣耀的大神会去听什么音乐会,而粉丝也还不至于敏感到去注意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并去猜测他的身份。

但是,这只是在叶修也注意隐藏身份的情况下。

此时叶修穿着很普通的便服,但看上去没那么懒散,显然是苏沐橙给他搭配的。和路过的自己的粉丝招招手,也没有戴眼镜,完全不知道隐蔽为何意,自在地走在通往音乐厅的走廊上。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虽然还没有人意识到他的身份,但身旁有这么一个高调的人,已经憋着不说话好久的话唠就差被怒气冲晕头脑了。

“少天?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你这样一路无语我好不习惯啊!”

“......”他刚才分明看到了叶修嘴角一丝玩味的笑意,这混蛋果然是故意的!

话唠蓄力开始,即将爆发。

“叶修你大爷!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隐藏身份啊!知不知道什么叫掩人耳目啊!你就这么想上新闻?明天的头条变成退役后的荣耀大神情人节结伴在音乐会出现就好了么!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啊!有点自觉好不!你又不像以前在嘉世,用别人的身份...唔...”

有关黄少天最后一句危险的,带着某些媒体喜欢的秘密的话没有说出来的原因猜测大致有两种。

一,叶修吻了他。

二.叶修捂住了他的嘴。

不过仔细想想就该知道一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叶修此刻确实捂住了话唠的嘴。

“少天,你暴露了。”

“哈啊...反正你在旁边的话不是迟早要暴露的么!我这么长时间不说话很难受啊!”

挣脱掉叶修的手,黄少天索性摘下墨镜,和叶修一起享受粉丝的注目礼。

“那是黄少吧!”“我就猜是黄少啊!”“和叶神一起在情人节出门秀恩爱的必须是黄少啊!”“两厘米身高差好赞啊!”“叶黄党一本满足!”

......

他们当然没去在意一旁的女性粉丝们在议论什么,径直向前走去。

等到了音乐厅并落座后,一刻也不会停的话唠又开始唧唧歪歪说了起来。

“叶修叶修叶修,这一场音乐会主题是爱,所以好像会有《爱的悲伤》,《爱的欢喜》,《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些曲目出现呢。”

“呃...毕竟是情人节的音乐会啊...”深知自己无法让他停下的叶修也只好说起话来,不过他还真挺喜欢黄少天在他身边说话的。

“但是姑且不论梁祝当然是讲爱情的,爱的欢喜和悲伤这两首其实并不能算是讲爱情的啊,只要是能用‘爱’来表示的情感都表现在其中了。要说爱情的话说不定致爱丽丝都可以拿来凑个数了,也比这两曲接近些。”

“剑圣大大这么懂音乐啊,退役后没事干?”

“去去去,我本来就很有音乐天赋的好么,能在赛场上把握住攻击的节奏,还可以靠声音辨别敌人的位置啥的,不都是音乐相关的么!”

“我以为,只有你的攻击方式最没有节奏,不过这么看来联盟的职业选手们都挺有音乐天赋啊。”

“......”难得的,黄少天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不过你说对了,节目单里还真有致爱丽丝。”


在两人吵闹时,一位小提琴家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看来开场曲是一首小提琴主奏的曲子。

乐曲的音符随着旋律向外流淌,连黄少天都难得的静下来让自己沉溺在音乐之中。

叶修低头看了下节目单,第一曲是《小夜曲》,他稍稍回忆了一下童年学钢琴的记忆,小夜曲似乎是向心爱之人表达心意?不过曲目先开始却有些伤感。

乐曲中途有一个小小的高潮,是告白时的紧张么,稍稍有些错杂的旋律回想着。

在场的单身的人或是情侣,是否都想到了或失败或成功的告白,还有那背后自己或痛苦或欢乐的回忆。

叶修的告白算是很顺利的吧,他没有给黄少天思考的时间就吻住了他因为惊讶而微微分开的唇,而黄少天也不给自己任何思考时间地回吻了他。完全没有小夜曲里的那种踌躇和紧张,不过想想看,大概是叶修知道黄少天会答应自己吧,早就从他的一言一行中透露出的“喜欢”,就算是荣耀白痴也多多少少理解到了。

叶修望了望身旁的黄少天,他正专注地看着舞台,不过可能只是在发呆而已。黄少天会有那种紧张的情绪么?叶修不禁想到。他们在一起后黄少天告诉过他,如果那天没有收到叶修的告白,之后也总有一天他会自己去告白,怀着不确定的紧张的心跳。

这么说来,如果真的是黄少天来告白的话,就正是小夜曲中所表现的那样了吧。

叶修这么想着的时候,乐曲最后一个高潮也已经过去,小提琴家半鞠一躬,然后走到了舞台一旁。方才作为伴奏的钢琴家此时起身鞠躬然后又坐下,双手抬在琴键之上。

然后音符又开始飞舞,这是一首大多数人都熟悉的曲目《致爱丽丝》。

这首曲子大多数人都只是熟悉开头的一段,叶修也不例外。那有层次的旋律响起时,他也不免感受到了一丝亲切感,之前沐橙有过的八音盒里似乎正是这一段的旋律。不过正是因为是这么熟悉的乐曲,他反而没有像上一首的小夜曲那样浮想联翩。

不过我们的剑圣大大却不是如此。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现在对这些音乐是有不少了解的,而致爱丽丝这首乐曲他自然是听过完整版的,他知道曲子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高潮和变奏。如果说先开始的部分是满溢的喜欢和在意的话,那一段就是与喜欢的人接触到的喜悦,但却发现自己心中异样的感情的疑惑了吧。

自己喜欢上叶修是在很久之前,但注意到这件事却是在第八赛季那个小小的网吧里。在意识到之后却又想保持住这种朋友的关系,知道叶修的表白。

乐曲此时正经过了那个高潮和变奏,在平滑之中进入了第二个变奏,但只是几秒,一切又回归平静。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爱情就是这样,像机会主义者一样去隐藏,但却总有一天会藏不住。

小提琴家再次走上舞台,这次叶修提前看了节目单,曲目是一开始黄少天提起的《爱的欢喜》。

琴弓搭上弦,第一个音符就欢快地蹦了出来。

就像是热恋啊,这大概是叶修的第一个感想。或许是他曾经经历过吧,热恋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气息就这么扑面而来。

但是爱的欢喜其实正如黄少天所说,并不只是爱情。

爱着别人怎么会感到悲伤呢,这大概会是叶修听完整首曲子后的最终想法。然后他再想想看,就会发现无论爱什么事物都是如此,因为爱而不会感到悲伤,就像自己为了荣耀而付出的种种那样,感受不到悲伤。

那么为什么会有《爱的悲伤》?爱也会有悲伤么?

这大概是听完爱的欢喜后才知道这首乐曲的人的通常反应。

然而爱当然是有悲伤的啊,而人应该习惯的,反而不是欢喜而是这种悲伤吧。

接在《爱的欢喜》之后的正是《爱的悲伤》,不过不是小提琴版而是钢琴编曲版,在原本的小提琴版之上又加入了一些别的音符,而且因为演奏者的不同,“悲伤”也会不尽相同。

今天这位钢琴家的演奏十分温和,并不是尽力去表现悲伤,反而像是在缓和它一般,将温柔传达了出来。

不过这么一来,真正感受到悲伤时,又不能去习惯了啊。

处于音乐会最中间的一首曲子是《一朵绽开的玫瑰花》,不过与曲名不同,这并不是一首惹人惊艳的乐曲,绽开的大概是一朵红玫瑰吧,只能感受到难以抗拒的热情在燃烧。

不过对着这首曲子,叶修还是稍微思考了下的,因为他发现自己还从来没有送过黄少天玫瑰花,不论是白的还是红的。这么想了下,叶修就决定过几天就送好了,他从来都是一个行动力很高的人。

不过他实现这个想法,却是两年之后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谁会告诉他第二天就会有人来拆散他们了呢?

音乐会的最末尾是一首《梦中的婚礼》,大概是取了“婚礼”的含义,毕竟到场的不少是情侣,而今天又是情人节。

不过其中还是有人真的是把这当做了“梦中的”婚礼的,除了那些单身者以外。

至少叶修和黄少天就是如此,他们的婚礼大概真的只能在梦中了,世间的不理解,家庭的不支持,都会是难以想象的阻力,冲突无处不在。

然后都在第二天爆发开来。


听完音乐会之后,两人都离开在H市同居的房子,回到老家所在的G市和B市准备过年相关的事了。

在黄少天回到家里打开了CD机,难得的想安静一会当个美男子时,他突然接到了来自叶修的电话。

“喂?”本来他还打算喷点垃圾话的,却被硬生生地打断了。

“少天?时间不多了,XX路XXX街XXX栋0510,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叶修?叶修!”

后来他才知道,他们同居的事似乎被媒体知道了,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叶父,叶修只好摊牌。不过叶父也的确是个行动力和叶修一样的角色,马上借助身边的力量压迫了媒体,还准备把叶修软禁起来,出走那么多年,回来几年还连性取向都有问题?这种事必须把叶父的怒气值逼到了满点,而关键的说客叶秋还没有回来也联系不上,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事态。

不过黄少天听说情况时还向叶修表示,传宗接代不还有你弟么?急什么?

叶修只是呵呵。

不过此时他只能愣愣地听着CD机播放的曲目,是《爱的悲伤》,小提琴版,真正的悲伤。


黄少天的父母之后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劝说多次无果后,也思考起了别的方案。

而黄少天这时是真的安静下来了,每天戴着耳机偶尔绕着什么湖走走,在公园里散会步,而且不戴墨镜居然也没怎么被认出来。叶修听说之后说,“不是话唠了不就少了个角色特性么,辨识度瞬间变低。”也不知道他是在被软禁时看了什么东西才会说什么都这么...二次元?

他也不去网游里抢boss了,搞得一群退役的职业选手怪奇怪的,最后张佳乐还真的在QQ上弹了他,结果被黄少天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给堵住了。

全职业选手都惊呆了,哦对除了叶修。

不过张佳乐到底还是好闺蜜,马上小窗问他怎么了,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大爆手速用400字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并抒发了自己的感情,不过抒发的大多是好久没说话很痛苦的感情。

张佳乐毕竟不是叶修,他还是用了一分钟才从400字中找到了重点,并顺便调侃了下黄少天抒发的感情。

百花缭乱 xx:xx:xx

哈哈黄少天你也会说不了话啊!你原来和水杯都能说上几小时话的特技呢?

夜雨声烦 xx:xx:xx

我什么也不想说

百花缭乱 xx:xx:xx

好吧我们说正经的

夜雨声烦 xx:xx:xx

不说废话了,就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吧!这事你没有经验?

百花缭乱 xx:xx:xx

不说废话这句话居然从你嘴里出来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 xx:xx:xx

......

百花缭乱 xx:xx:xx

我那次是计划好之后的啊,还对爸妈暗示了好久,最后才松口的


......

百花缭乱 xx:xx:xx

不过我看关键是我爸妈没那么高的行动力。

夜雨声烦 xx:xx:xx

我还是去一个人静静吧,先下了

百花缭乱 xx:xx:xx

黄少天你别想不开啊...

夜雨声烦 xx:xx:xx

怎么可能,我的心宽着呢!


下了QQ,他戴上了耳机,又是那首爱的悲伤。

爱一个人怎么会悲伤呢,他却是抱着这个想法去听的,爱的悲伤,就变得温柔。

之后又是那首《一朵绽开的玫瑰花》,黄少天也挺喜欢这一首的,不过现在听着听着,却又觉得或许绽开的不只是一朵红玫瑰,而是绽开的那些玫瑰中只有一朵是红的吧。


提问,玫瑰奶茶是白色的还是红色的?


最后黄少天的父母决定把他送到国外去,正好在那里有一位亲戚娶了同样是华人的女孩,已经安家立业,而他们家的小孩似乎也很喜欢荣耀,对方非常欢迎他。

在准备出国,护照正在办理的时候,他们又是一番死缠烂打,介绍了一堆各式各样的姑娘们,都被黄少天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最后他干脆把自己锁起来,打开CD机,与世隔绝。

不过他后来听到了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哭声,谁不痛苦不悲伤呢?

然而爱一个人却又怎么会悲伤?

等到几年后,黄少天还收到过父母的来信,说他们正在欧洲,计划是环游世界,他也回了信,说,爸妈,看来我们要是在哪遇到也不奇怪啊,到时候送你们几束玫瑰吧。

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收到过,不过应该也是有过的吧。

现在他还是搭上了飞机,到亲戚家报到。


亲戚家是一栋别墅,这天正好两人都在家,可能是听说了飞机今天会到而特地等在那儿,小孩则还没放学回来。

放下了行李之后就坐下来聊了一会,亲戚的妻子说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这样的事在外国是很正常的,不过毕竟你们生活在中国,你父母反应那么大也是正常的。你到这儿来还人生地不熟的,要不要先给你找份工作?

黄少天谢绝了亲戚的好意,说自己想到处转转,银行卡里的钱还有很多。

之后小孩回来了,缠着他打荣耀,他也就久违地打了一会,虽然不是用的夜雨声烦也不是流木,但不论在哪个国家,荣耀中的剑客都是一样的。


几天之后他就转遍了这四周的地方,原本难以直视的英语口语又提升很大,让他不禁感慨学语言还是得土生土长才行。他看到了很多别致的风景,甚至还用他话唠易交流的性格结识了一些朋友,他觉得,如果哪天见到叶修的话,还可以当做趣事讲给对方。

不过他已经很久没联系上叶修了,虽然也拜托了在国内的朋友们,但都没有消息。

大概下一个情人节他得自己一个人过了,他这么想着。

然后下一个情人节他也没能联系上对方。

这天他去了美国首都的一场音乐会,现在他已经学会了钢琴,是跟着亲戚家小孩一起学的,虽然不当职业选手了,但手速还是比一般人快上不少,学起钢琴来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已经不是外行的人听音乐会,果然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了,算是和荣耀一样,有种内行看门道的感觉。

那首《爱的悲伤》钢琴编曲版也是出现在了音乐会上,钢琴家很厉害,没有只是遵从谱面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演绎了出来,那是一首真正悲伤的《爱的悲伤》,现场甚至还有人的哽咽声。而黄少天却是笑着听完的。

爱一个人怎么会悲伤呢,回到亲戚家他也弹奏了这首曲子,用最温柔的方式。真希望哪一天可以弹给叶修听听,他以前好像还学过钢琴?


又经过了几个月,黄少天去过了各种大学参观,还看了不少场美国的荣耀大赛,甚至还买了照相机,学会了摄影,还让旁边村子里的一位老画家教自己画油画,虽然他画的大多是荣耀里的场景,有时还画上人物,有时候是夜雨声烦有时候是君莫笑。

在这儿待久了都不怎么上QQ,之后喻文州和张佳乐也染上了他这个与潮流相对的习惯,没事就寄几张明信片过来。

可惜叶修还是联系不上,他也不敢往那个地址明目张胆地寄明信片。

眼看着又要再过一个情人节了,今天黄少天还是惯例地和张闺蜜煲电话粥。

国际长途?有钱任性啊。

“其实就算你现在说放弃也没人会怪你,虽然你应该不会放弃的吧。”

“去去去,连你这么娘的弹药专家都没放弃的事本剑圣怎么可能放弃!我无论何时内心都充满了希望!”

“你才娘呢!你全家都娘!黄少天你还记不记得是你求我办事?”

“是是是,乐乐你永远是霸图的纯爷们!”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

“他......还是联系不上?”

“当然了,那可是他爸的软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联系上啊!”

“......也对”

“不过黄少天这次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怎么?难道还真被你联系上了?乐乐你不要吓我,我会怀疑叶修家里人的智商的!”

“滚!少天你跟叶修待久了不学好就学会了嘲讽!不过的确也就这个能学!”

“你才滚!老叶有很多好的地方好不!”

“......我怎么突然不想跟你说话了呢。就是你给的那个地址,大孙他扮成快递员,把你那张明信片给他了。”

“这么机智的方法,必须是...”

“必须是我想到的!”

“......”

其实黄少天只是想说这个方法可行性不大而已,他在心中默默赌五毛孙哲平绝对不是扮快递员那么简单。

“等你回来记得好好感谢我啊少天!”


那张明信片上写着——

收到的话,等我。


没有话唠的长篇大论,因为他觉得只需要几个字便能表达,更多的话就等到见面之后,一直说到大脑缺氧就好。


从出国的那一天起,他就每天都把叶修告诉他的地址在心中默念一遍,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到那儿,再一次把自己不曾改变的心意传达给他,而现在他就在那儿。

等他走到那栋大楼的下方,他看到叶修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静静地站立在那里,看着他走近的身影。

“少天,嫁给我。”

自己的心思好像被出卖了呢,他轻笑了一下,背在身后的手握紧了那朵红色的玫瑰。

不过是被什么出卖的,他已经不在意了。

“滚滚滚滚滚!怎么说也该是你嫁给我好么!”

说着把那朵玫瑰插进白色的花束中,成为完美的点缀。

从收到明信片的那天起,叶修房间的花瓶里都会放上一大束新鲜的白玫瑰。衣柜里拜托叶秋定做的白色礼服也终于在少天回来的这天派上了用场。

此刻他吻上黄少天的唇,用于抵御接下来的话唠攻击。

也不过是两年而已,少天大大就这么着急来见我啊,他一会大概会这么说,即使他也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回答,玫瑰奶茶是一片纯白上亮红的点缀。


“少天大大,跑吧?”

要跑到天涯海角,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家里的话,寄点明信片报下平安吧。

“不过老叶,你...”

“放心,我这次带了身份证。”


-END-

跑到半路

叶修:我好像带成叶秋的身份证了

黄少:我什么也不想说

可能还有一篇?写个01断后路嘿嘿~~

希望大家喜欢!里面提到的几首音乐也可以去听听~

评论 ( 9 )
热度 ( 15 )
TOP